薛定谔的镜

W.E.🌾🍁Infatuation.

【霆峰·尘远】凌晨一点,看海棠花未眠


霆峰十二时辰

1:00~3:00


  花未眠


ps:海棠花开了,一起去看吗?

11 85

❄️❄️❄️


枷锁与王座,真挚与恐惧,选择与人生。

放下过去,回应命运的召唤。

又酷又温柔,独立且自由。

她值得世间任何美好的词汇。

“I believe in you Elsa, more than anyone or anything.”


ps:第二部的服饰场景细节做得也太好了1551,恢弘大气的史诗感立刻就出来了,都等不到十二月女王生贺,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吹🌈屁了😭😭😭

4 46

【霆峰】Infatuation

RPS/

GQ盛典激情产粮/

指路柿子宝贝 @一个人吃柿子 的产出三连


  祝bks霸霸天长地久


  ——FIN——


ps:Infatuation, 即痴情,我觉得他们担得起这个词。

【霆峰】傻笑的人都像你

RPS/

快本硬cue四连激情产粮/

指路柿子 @一个人吃柿子 的撒娇梗


  vtgg家亲亲老婆仔在线撒娇


  ——FIN——


ps:产粮一时爽,一直产粮……

pps:今天的我是颜·被翻车的恐惧支配·意识流写手·辞镜

【霆峰·光司】Maze

外表邪气内心正气光×表面纯真实则病娇司

莫比乌斯环/无限死循环预警

第一次写悬疑题材/若有逻辑问题欢迎讨论


1.

  刘子光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隐约看到光影在晃,仿佛是个人。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像一辆破旧的混凝土搅拌车,里面都干涸了,一点都搅不动。

  “光哥,你醒了!”一个急切的声音在耳畔炸开,刘子光脑子一疼,费力地睁开眼去看声源的方向。

  是一个脏兮兮的人,身上披着破旧的格子衬衫,圆圆的娃娃脸上有些细小的伤。

  这人叫什么来着?嘶,他的脑子一点都想不起来。

  “光哥,你怎么样,还好吗?”那人靠近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你看着我,我是开司啊...

12 62

【霆峰·双苏】交响情人梦<6>

苏凯文×苏星宇

校园/大提琴学长和钢琴学弟


6.

  苏星宇百无聊赖地在床上翻滚,时不时地看一眼手机。

  今天已经是十月四日的早晨了,到了晚上,他就要去上海和苏凯文见面了。

  他刚一回到家,就跟父母说了想去朋友家玩的事情。因他是男孩子,父母的管教也没有那么严格,再加上他母亲日日盼着儿子在大学里能交到新朋友,听说已经有可以一起出去玩的朋友,当即欣然应允。

  他当时在朋友圈公开恋情的时候屏蔽了家人,没让父母晓得苏凯文是他的男友,他父亲听说是个男性朋友,还松了口气。

  苏星宇的心里有些负罪感,但他也知道自己的父母思想传统保守,要突然告诉他们这件事,他们定...

5 40

【霆峰·双苏】交响情人梦<5>

苏凯文×苏星宇

校园/大提琴学长和钢琴学弟


5.

  “卧槽!”交响情人后援会的群里,白芷樾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你们快看苏凯文和苏星宇的朋友圈!”

  “??????”高芒发了一连串的问号,手忙脚乱地点开微信。

  他先刷到的是苏星宇的朋友圈,两分钟前,配图是两只十指相扣的手,背景是漫天绚烂的烟花。他就配了四个字:风也温柔。

  点开图片,两只骨节分明的手扣在一起,明显是男性的手。其中一只手上戴着三串编织手链,是苏星宇的手;另一只手上戴着一块低调奢华的手表,是苏凯文的。

  往下翻,就看到了同样是两分钟前,苏凯文的朋友圈配了一张大头自拍,他和苏星宇...

9 44

【霆峰】繁华落尽与君老

蒸煮发糖脑洞产物/

是多年以后的陈大爷和李大爷/

小段子不必太当真/


  许多年以后,曾经红极一时的两位青年演员也慢慢老去了。

  他们收获了事业、爱情和家庭,在满目星光的大好年华选择了结婚、隐退。

  多年过去,一代又一代的新人涌现,很少再有年轻人去在意那两个独特的灵魂,就连曾经迷恋他们到疯魔的女孩子们也都是在养老院里晒晒太阳养养花的老奶奶了。

  陈先生成了笑眯眯的陈大爷,每天都闲不住要出门晃悠,特别喜欢小孩子,对于自己的孙辈更是宠溺上天。

  李先生老了也依旧一本正经,瞪起眼来训孩子的李大爷俨然一位退休老干部,语速很慢但又很啰嗦,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宅。

  但是...

【霆峰·尘远】归尘

《鲸落》尘远番外/安逸尘视角回忆录

与正文联系不大,单独看也不会一头雾水

战火里的爱情总是动人


番外 上

番外 中

番外 下

番外 尾声


ps:《歌尽桃花扇底风》《鲸落》《归尘》三篇终结,民国六人组的故事告一段落啦。

【霆峰·霆深】鲸落(终章)

第三十九章click here


第四十章:余生归属

  大结局

  ——FIN——


写在后面:

  构思这篇文的时候,是写《歌尽桃花扇底风》的后期。和我熟悉的朋友都知道,写启邪是想写光明与爱的故事,而霆深则是黑暗与绝望——不是存在于主角二人之间,而是那个环境,那个世界。我也没有想到最后两者的结局竟然会颠倒过来。

  我从去年冬天开这篇文,一边查史料一边回忆那个年代的故事,一直写到今年夏天,是有史以来写得最久最累的一篇,但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期间有时会没有灵感,有时要重新思考逻辑结构,亦或被三次元的忙碌生活打断更新,但我还是写完了。我早期跟鸭贝贝老师说,我想让大家知道一些真实...

28 91
 
1 / 22

© 薛定谔的镜 | Powered by LOFTER